她是我們每一個人

“印度婦女運動無法完全移植歐美的人權概念,它顯得複雜而緩慢。除了面對被殖民的抗拒,還有當代經濟結構下,根深蒂固依循傳統家戶的生活模式。80年代時任印度婦女及兒童發展部長的Margaret Alva曾表示不論做了多少,都感覺只在輕搔表面。女性可以身處議會、取得博士或進入最高法院,但仍有80%的印度婦女在村莊,需要乾淨飲水,不知道自己擁有平等權利。2009年草根婦運工作者Leena觀察到,上層階級婦女主要問題在家中,她們通常因名譽而選擇隱藏家庭暴力。中產階級婦女面臨工作與家庭雙重問題,如職場性騷擾,屬於此階層的Leena則面對工作責任與家庭義務兼顧的兩難。貧窮女性在家照顧小孩、煮食,兼職做手工或農務,自由在外面閒晃的丈夫還會跟她要錢。一般女性有時在街上行走受到男性騷擾,進門面對家暴。”

摘自2013.1月破報文章「她是我們每一個人」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發展中國家, 印度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